2015年04月21日

由选举舞弊诉讼原告 - 奈良团队 撰写

中国語版『チャランポランの口頭弁論調書は真実を語る』を公開します。

革命前之夜:由选举舞弊诉讼原告 - 奈良团队 撰写
这是人民的博客,这也是为人们谴责选举舞弊。日本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日本现在必须赢得独立!我想听你的意见!
http://fuseisenkyo.seesaa.net/article/390215414.html
2014年3月5日
●随兴懒散的口头辩护报告讲出了真话。
“即使你去告上法庭,要求重选,你还是会输!”我大多数的朋友都告诉我,我是愚蠢的。毕竟许多以“一票之差”的诉讼,最后都没能重选。再者,我们诉讼的目的是谴责发生在日本各地的非法选举舞弊。即使起诉后,我知道世界其他国家会认为我疯了。不过,我与原告组的其余人员在大阪高等法院提起之诉讼,是要求 “于2013年7月21日,最后上议院议员选举之无效”,希望提出日本这个现实议题,即现在又多一人关注这个诉讼且没有任何聘用律师。你想的没错!这个日本正面临的现实议题,电视,报纸和学校从来没有教你。

2014年2月28日,為了阅读“平成25年(2013)行ケ第11号诉讼”的纪录,K原告抵达了大阪高等法院。奇怪的是,第二次口头答辩报告没有包含我们在11月1日的口头答辩提出的重要发言记录。这是怎么回事?我做了几页的复印件。

顺便说一句,什么是口头答辩报告?
法庭书记参加诉讼必须写其诉讼的记录。该记录必须包含证人,鉴定人及当事人的陈述,以及当事人的说明和证据,此文件一定要盖印,并由法院秘书及首席大法官签署。
http://www.courts.go.jp/saiban/qa_minzi/qa_minzi_10/
如果有人对报告异议,可以与他们答辩,直到下一次口头答辩。换句话说,直到第三口头辩护前,可提出在第二次口头答辩报告之任何异议可以作出,但我想,我们提出的异议一定会被拒绝。再者,我们的“平成25年(2013)行ケ第11号诉讼”已经结束了。因此,我们不能申辩更多的反对意见在这一点上。然而,这种口头答辩报告是如此草率,这很自然让大家认为这起诉讼不是以一个公平,公正的方式进行。此外,因为任何人都可以阅读诉讼记录,如果一个普通公民读取它们,他或她会发现,这起诉讼实际的进行方式。也许这是法院试图压制的事实。所以我决定揭露口头答辩报告之问题。

首先,我想请你看看在2013年10月6日(平成25)的第一次口头起诉报告。它有两页长。我想这是相较下较好的一个
<第1页>
記録.jpg

<第2页>
記録2.jpg

这是非常简单的,但已经说明了我们原告之声称。 我在下面將他們做一总结,
・投诉的声明
・2013年10月3日以简短的声明(原告)
・雖然被告(奈良县选举委员会)聲稱沒有禁止原告K攝影選票,但實際上摄影是被禁止的。(原告聲明)
・此诉讼是为了确定参议院(选区选举产生)成员的选举无效。 至于投诉之缘由为原告在最后一次参议院比例区代表选举时目睹了选举时的错误与违法行为,并怀疑最后一次参议院选区选举时也有相同的舞弊。
因公职选举法第204条并没有对选民有所限制,所以原告A具有起诉资格。(原告声明)

以下是写在第二次口头辩论的问题陈述。 只有一页。

記録3.jpg

它仅简单描述被告人之陈述,而并没有写出我们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这一天,我(K)和另一原告(S)正在提出重要声明。因为我们有诉讼的录音(日语),你可以自行评估上述报告诽谤日本公民之程度。我总结了以下要点:



●长达约5分钟:提交的文件和视频剪辑的确认。

●约6分钟时:突然间,首席法官说,“法院发现,你们一些人在法庭内的发Twitter。 我们要求你们停止。”
K原告:“你怎么知道有人在法院发Twitter? 有任何法院人员在检查网路?”
首席法官:“我听说过这样发Twitter的报告。”

●约7分钟时:首席法官:“我猜争论已经结束......”
K原告:“首席法官,这里就是我想做出的声明。 虽然原告,被告,法官在这里都互相面对对方,我想围成一圈讨论,如果可能的话,在我们成为原告或被告前,先将大家当作选民。
我们不是站在与奈良县选举管理委员会的反对点上。这是每一位日本公民必须面对的问题。 如果你不知道你的选票去了哪里,你会有麻烦。 在计票的那天,我看到了太多的选票具有相同的笔迹,我的神经冻僵了! 它是否影响到选举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很大的刑事犯罪啊。“

●约9分钟时:K原告:“许多诉讼有相同的请求正在日本到处进行着。 然而,在东京的诉讼只有一个口头诉状后就结束,且不接受任何证据。 原告完完全全地吃了闭门羹。 我在网上看到东京诉讼案的诉讼。 第一次在日本法院的历史,我看到人们法庭大唱合唱。 在东京的诉讼根本不算诉讼。 不仅我们的选举是错误的,我们的诉讼也是错误的。 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相信谁? 事实是,我们的民主制度正在崩溃。 这场官司是一个机会,使这个国家从下往上改变。 我不希望你浪费这个机会。”

●约13分钟时:K子原告“有一些人谁犯下的罪行,会利用广大市民的天真的思想,就是没有一个人是坏的、选举舞弊是不可能的、或者没有什么是错的。 这绝对是发生遍布这个国家一个很大的犯罪。”

●约15分钟时:K原告“在罗威众议院2012年选举时,我第一次怀疑选举的的合法性。在投票指定时间终止时(晚上8点),赢得大选的消息马上在电视上发布(在小于一秒)。 这一定有误。”

●约16分钟时:K原告“关于自动投票的读者。”

●约17分钟时:K原告“事实证明,首相安倍晋三是假的首相,他得到他的位置是选举舞弊的结果。 他通过许多法律,使老百姓深受其害。 他必须被上天的惩罚。”

●约18分钟时:K原告“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系统可以马上重新评估计票? 应该是有计数误差或错误。 由于计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这必定有失误。 我要求重新计票,克服一切困难。”

●约19分钟时:原告S:“在东京的两场官司,两个不同的人具有完全相同的名称坐在被告席。 这就奇怪了。”

●约20分钟时:原告S:“我有一个关于从被告的回复声明的问题。 当K原告发现的选票有问题,你有没有报告和记录的事实?”
被告:“我们写在回复声明中。”
首席法官:“已经以书面形式提交你的问题的答复......喃喃自语”他将原告的诉状拒之门外。

●约24分钟时:K原告“我是比例代表选举的上议院计票现场的观察员。 不过,我要求区域代表选举无效。有些人可能会反驳我做这件事的想法。 不过,我想在这里提出一个大的声明。 在那一天,我是检查选票笔迹是否相似唯一的一个人。 因此,我没有看到的选票都是无效的。 打开票箱,并让我看在区选举的选票。”

●约25分钟时:K原告“在计票那天,四个选举正在进行,即奈良市市长选举,奈良市代表选举,全国上议院比例和区选举。 尽管自由民主党在奈良市市长选举中失败了,自民党赢得参议院区选举。 事情很奇怪。常识会告诉你,同方应该赢。 上院区选举的结果令人怀疑。 选票需要被再次计数。 请允许我们这样做。”
“原告S想问被告关于拍摄的问题。坐在被告席的人并不是在当时在点票处的人。 因此,我知道你对任何问题皆会回答“同回复声明”。因此,我要求法官传唤奈良县选举委员会 - 行政人员作为证人。“

●约27分钟时:首席法官“答辩已经结束。 我将宣布判决12月6日......”
K原告:“什么? 12月3日? 什么?”
首席法官“十一点钟12月6日”
K原告:“你好,首席法官。 我请你传召证人。 那怎么办......?”
首席法官:“那已经以书面形式提交了”。
旁听席:“什么?!”
在旁听席的人喊道:“答辩还没有结束! 不跑了!”
法官着急地离开法庭。 在旁听席的人还在大喊。


“第二次口头辩论”之前的报道在这儿。并请看一下。
http://fuseisenkyo.seesaa.net/article/379211705.html

法庭必须纪录所有我们原告在第二次口头辩论之声明。 但法庭并没有这样做。 如果有人认真的纪录,它应该会有3-4页。 尽管有人试着将其简化,24分钟的内容与之后的录音文件都必须被记录下来,因为我们原告申明那些提交的文件是不够的。 特别是,原告向主审法官请求传唤证人却被驳回,这一定要记录下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其中一个原因,是受在东京高等法院“选举舞弊审判”的影响。

类似的诉讼案在全国各地都有。 这一系列诉讼,起始于我们的审判“2013行的11号的审判”。 回想第一次在2013年10月6日的口头辩论,似乎这是一个相对较佳的一次。 点击查看详情。
http://richardkoshimizu.at.webry.info/201310/article_38.html
之后,同似的起诉也在东京高等法院进行。 虽然我以前早就听说“东京法庭在地方法院中是最腐败的”,但在东京高等法院法院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腐败竟然是一个事实。 这很显然,如果你看过“102号原审法院纪录”。
http://dai.ly/x168vt7

在东京审判的一个月后,第二次口头答辩“2013年行的11号审判”,在大阪高等法院举行。法院的气氛完全改变了。 后卫都动员起来了,且在场并没有报纸记者。第一次口头辩论在场有两名记者分别来自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两名记者互相合作甚至发伊妹儿和打电话给我说 “我想读被告人的回复说明。”我会将此诉讼传真至地方办公室“。 因两个记者为驻留在大阪高等法院之新闻俱乐部成员,对他们来说并不会它很难取得公众席之资格。 我请他们出席第二轮口头辩论。他们没有出现。我相信这些媒体业者受到了来自在东京高等法院的审判开始后之心理压力。一开始两位记者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事件是可以动摇这个国家基础的。

我们的原告意识到在第一轮诉讼到第二轮诉讼的变化就是证明了选举的舞弊。我们认为听证会也有相同感觉。 “不仅选举本身有失误,这个诉讼也也失误”。日本不是一个法治的国家。” “口头书面意见陈述”的误导更是最后一击,它证明了越来越多的选举舞弊证据。很明显地,肇事者与选举舞弊之主谋努力向公民们隐瞒着这个选举舞弊事。

我不得不提及严格的警卫守护。第一轮在大阪高等法院的口头辩论并没有任何警卫。 然而,在第二轮的时候,我们看到至少10位警卫。 在宣判结果当天甚至更多。一位出席大阪与东京听证会的人证实了有相同的人皆出席了这两场诉讼案。 请参阅照片描述。

警備.jpg

我听说耳朵的形状决是确定是否是同一人之重要因素。以这点来说,在照片中的男人耳朵非常相似。出席两场听证会的人亦断言不只有一个相同的人出席这两场诉讼。大阪和东京距离一点都不近。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这两个地方? 保安员并没有与法院相关联。我也感觉应该是在大阪高等法院那边。想愚昧法庭的选举舞弊肇事者与主谋,背后有着同样的犯罪组织。他们是谁?如果你想到知道更多信息,请阅读这个博客“选举舞弊的主谋”。
http://fuseisenkyo.seesaa.net/article/378442651.html

关于在法庭的“禁止录制”
日本是禁止在法庭在记录和拍摄。 但是,欺诈选举是政治犯罪,“录音禁令”被认为是“单方面的法庭和审判而非依宪法中所描述的”。此外,日本宪法具有如下规定。

[日本宪法]第82条第一及二项
任何审判与审判宣布皆须在公开法庭下进行。
如所有法官在不记名下皆同意一些特殊诉讼有危害公共秩序或道コ风险,这些诉讼案可以不公开进行。
然而,事件如为政治犯罪、公开犯罪、或有关人权之犯罪(宪法第三章)即必须公开审判。
[日本宪法]第99条
天皇、摄政、国务大臣、国会议员、法官和其他政府官员都有捍卫和尊重本宪法的义务。

众议院,议员的选举中,各都道府县知事选举中,众议院是直接导致政治的国家行为。 作为证明,我们需要提高在未来书写。

谷垣祯一为司法部长“称号证书”。 “指定人员进行每以下事件的司法行为为被告,奈良县选举委员会法司法部长监督的基础上的诉讼与该国的利益。”它已被写入。在“2013行的11号审判”,在大阪高等法院被告代理律师为政府指定。 因此,依宪法第82条第2节,“与人权相关的诉讼案必须向公开审判。”另一条例 “不可以以声音或拍摄记录。如有人违反,会被法院工作人员请出法院。”是违宪的。我再次重申,“选举舞弊是政治犯罪行为”。

顺便说一句,我也会大众公布下列信息。

这是第三次口头辩论的报告(裁定判刑)。 没有一位被告出庭。判刑早就在一开始就决定了。我没有必要出庭。依据上述报告作为“诉讼内容”。主审法官“依原有的基础下达判决”。 主审法官朗读这份短的判决书。 原驳回了原告A具有合法原告之资格。重新计票要求也被拒绝了,其他答辩也被驳回了。驳回意味着“这甚至不是一个问题。”此对话仅维持1分钟。 欲看审判当天报告,请按此连结。
http://fuseisenkyo.seesaa.net/article/382141589.html

我最后想说:日本政府尽全力对人民掩盖一切。日本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娱乐媒体(包含电视等)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使人民不再专心于政治。你可能会认为叙利亚内战与乌克兰政变离你很遥远。然而,这背后的主脑组织和日本的选举舞弊是同根同源的。请了解。世界是相连的。孩子的父母一定要知道。

●了解真相博客
http://richardkoshimizu.at.webry.info

一开始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博客在说什么。然而,如果你继续阅读,你会发现世界与你的城镇是连接的。

末文になりましたが、
中国語翻訳をしてくださった国士に心からお礼を申しあげます。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Blog Top

posted by K子 at 18:41| Comment(0) | 不正選挙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